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刘伯温马会资料 >
大企业管理软件国产替代潮兴起云服务厂商抢占市场
【发布时间:2021-12-06】 【作者:admin】

  在大企业管理软件领域,国产替代潮悄然兴起,中国的企业管理云服务商正蓄力承接新机遇。

  11月27日,在金蝶主办的2021全球创见者大会的媒体群访中,金蝶集团董事会主席、CEO 徐少春称在大企业的管理软件领域,金蝶正在跟国外厂商竞争,国产替代化的浪潮给了金蝶等中国厂商很好的机会,并认为在未来的三到五年,中国厂商有信心超越国外厂商。

  在徐少春看来,虽然过去在中小企业领域,中国的管理软件服务商有过不俗的表现,例如据IDC的数据,金蝶连续17年领先,但管理软件的国产替代化目前还处在初始阶段,在大企业市场,中国厂商跟国外厂商短兵相接。

  徐少春提供了一个数据:初步统计,过去一年里金蝶完成了44家大型企业的国产替代化,将大企业原来用的国外ERP系统替换成金蝶的EBC系统。

  在2021全球创见者大会上,华为董事、质量流程IT总裁陶景文透露:“这三年,我们分三步把原本的ERP系统逐步替换,第一步是维稳,第二步是解耦,第三步是换新,目前我们已经走到了第三步。”

  徐少春透露,金蝶对华为的服务已经将近两年,为华为打造的全球人力资源项目第一期已经上线,金蝶将结合华为HR的实践,www.82254a.com在明年金蝶云·苍穹峰会上推出星瀚HR,让更多企业可以使用到这套理念先进的EBC系统。

  金蝶中国总裁章勇在媒体群访中表示金蝶会与华为一起共建、共商。有的大企业选择使用国产化的管理软件与国产厂商的能力提升有关。

  徐少春指出,金蝶需要帮助这些企业重新梳理架构,如果金蝶提供的产品架构还是老一套,跟它们原来用的产品架构没有区别、不能进一步提升它们的数字化能力,那么,这些企业也不一定选择金蝶。因此能拿下华为这一客户,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金蝶的能力。

  在2021全球创见者大会上,陶景文抛出一个观点:“任何不涉及流程重构的数字化转型都是装样子,不改变企业的业务流程所做的数字化转型都是在外围打转转,没有触及灵魂,我觉得这样的数字化转型不可能成功。真正成功的数字化转型一定会给企业的效率带来10倍级以上的变速。”

  为持续完善服务大企业的能力,徐少春透露,金蝶在2016年开始打造面向大企业客户的金蝶云·苍穹平台,近年持续增加研发投入,在平台研发上已经投入50亿元。

  在徐少春看来,在大企业管理软件领域,中国服务商的产品技术能力已经不一定弱于外国厂商,还存在差距的是生态。

  “我们除了要有最好的产品,也要有最好的实施、最好的咨询。国外的厂商也有生态,我们正在建设当中,用两三年的时间,我们认为基本上可以建立起来。现在国外的咨询公司,比如说毕马威也跟我们签了合作协议,很多国外的咨询公司都愿意成为我们的服务伙伴。”徐少春介绍道。

  徐少春指出,过去中国很多大公司的管理模式是学习国外大企业的,例如学习微软、IBM,随着中国企业在全球话语权的增大,中国的管理模式也需要继续完善,这也是一种国家软实力的建设。

  金蝶在不断地对外输出自己的管理思想,在2021全球创见者大会上,金蝶发布了《金蝶云·苍穹KDDM开放白皮书》、《2021年产业互联网白皮书》、85tk生财有道图库l,《中国企业云服务生态白皮书(2021)》与《重构数字战斗力 金蝶地产产业数字化转型白皮书》,金蝶还联合国际咨询公司Gartner发布了《2021EBC白皮书》。

  Gartner在2019年提出的EBC(Enterprise Business Capability,企业业务能力)和新近提出的“可组装”理念与金蝶不谋而合,金蝶认为自己倡导多年的企业级云原生和KDDM(动态领域模型)技术可满足企业的“可组装”能力。

  “金蝶云·苍穹低代码应用开发、数据开发、流程平台、数据分析四个平台已具备PBC(Packaged Business Capability,可打包的业务能力)构建能力,苍穹低代码集成平台,具备事件驱动、API、应用编排能力,可以完成PBC组装过程。”金蝶集团方面介绍称。

  “可组装”的能力,对于已经拥有一定数字化基础的大企业或者想要转换管理系统的大企业来说,实用性强,“可组装”的能力,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企业面对不确定性的韧性。

  在2021全球创见者大会上,陶景文现身说法,对金蝶提出的“可组装式”表示赞同:“华为之前没和金蝶、Gartner探讨过这个问题,却都得出了可组装这个结论。”他同时呼吁中国企业聚合在一起,提交数字化转型的中国方案。

  “什么叫软件?软件是企业发展中的管理系统和支持系统的程序化,中国既然能诞生这么多现代行业领军企业,为什么做不出让世界尊敬的行业应用软件?我认为在数字化这件事上,我们应该集众智,聚众力,共筑数字化转型的中国方案。中国的企业要在一起,特别是央企、国企、科技创新的企业,应该把最底层的通用技术、通用应用服务功能,通过开源、共建、服务化的开放,搭好底层积木,而行业的领军企业规制好把行业的模板和标准,让其他企业可以在更高的层级上,加速中国数字化的进程。”陶景文呼吁。

  (市场有风险,投资交易需谨慎。据此投资交易,风险自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